欢迎访问武汉继承律师个人网站!

房产继承引纠纷

  据说“家和万物同在”,特别是在具有浓厚民族色彩的中国,谁不希望一家人团团圆圆,妻子过着普通的好生活呢?今年农历新年,许多人和家庭没有感受到新年的喜悦。我们突然面临一个与病毒作斗争的时期,这也给视调解为崇高事业的调解人带来了挑战。

  在母亲的孩子继承问题上的争论中,没有一个家庭会让步。这一突然爆发在家庭成员中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。最近,秦皇岛市海港区诉人民调解委员会前纠纷案(以下简称“案”)成功调解了一起新发传染病期间的继承纠纷案件。这种流行病的爆发使更多的人得以回家。伴随的日子让每个人都意识到家庭纽带的珍贵。与紧张的对抗相比,更多的人愿意退缩,回归家庭关系。通过调解,双方意识到亲属关系远比金钱重要。

  [简报]

  原被告双方都是母子关系。被告的父亲赵永利(化名)于2006年8月27日去世。他死后,他离开了海港区,的一所房子,秦皇岛市赵永利是独生子。赵永利的父亲于2003年4月29日去世,母亲于2001年4月16日去世。原告李玉兰(化名)和赵永利是原始夫妇。赵永利有两个儿子,长子赵全(化名)和他的第二个儿子赵刚(化名)。原告李玉兰要求单独继承该房屋的产权。原被告和被告起诉法院,因为他们多次未能就遗产分割达成一致。

  受疫情影响,双方面对面谈判不方便。为了恢复破裂的家庭关系,诉调委的调解人一接到案件就联系双方,耐心听取双方的要求,并说服双方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。

  在调解过程中,调解人耐心细致地为当事人解释法律和理由。面对情绪激动的当事人,调解人小心翼翼地劝说和引导当事人进行沟通。最后,经过十多次调解努力,这个家庭终于解开了这个结。原、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:被告赵全自愿放弃其父亲在赵永利遗产中的份额,配合原告李玉兰办理与该房屋相关的过户手续,并提供必要的材料。
 

  然而,在新皇冠疫情的特殊时期,不集中、不访问、防止病毒交叉感染已成为普遍共识。李玉兰的两个儿子在其他地方。诉调委的调解人了解到这一情况,并与各方进行了协调。当疫情的风险水平降低后,李玉兰的两个儿子回来执行各种程序。

  到目前为止,该案已得到圆满解决,不仅解决了当事人之间的恩怨,安抚了已故亲属,还减轻了当事人的申诉负担,促进了社会和谐,真正实现了结案和家庭纽带的回归。

  “我真的没想到,这件事至少需要几个月才能解决,然后诉讼才会被提交到法院。现在,通过诉讼前的调解,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而不花费一笔钱分钱,也帮助我们进行司法确认,这真的很棒。我对调解的结果和孩子们非常满意,非常感谢,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!”李玉兰兴奋地说道。

  “疫情期间,人们在家里与世隔绝,这让每个人都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,也让每个人都更加意识到自己的亲人对彼此的重要性。利用这段时间来调解家庭纠纷可以有效地解决冲突。隔离疫情,不是隔离温暖,家是爱的地方。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,更多的各方在疫情期间相互关心,相互支持。”诉调委,的一位调解人丁敏,这样说。

  事后,李玉兰写了一封感谢信,感谢诉调委的调解人在处理此案时的勤奋、细心和耐心。感谢他们的努力和时间,以及他们的辛勤工作。

  诉前调解极大地方便了当事人,为双方节省了时间,节约了诉讼成本,为人们进行诉讼带来了便利,帮助人们及时解决矛盾和纠纷,提高了工作效率。

  今后,诉调委将进一步推进和完善诉讼调解对接机制,加快多元化化解矛盾纠纷,切实改善民生。

上一篇:房产继承过户需要多久?
下一篇:2020房产继承最新政策